2018年6月24日 星期日

關於跑步這回事

看了書的標題以後,馬上下單盲購支持!
趁著周日休假,窩在家裡把書看完,像是去了好幾個國家,跑了好幾座山,看了好幾場風景。


如果可以躺著誰會想跑?

小學三年級那年,校方為了不讓我們這群孩子星期六沮喪的到學校去上課,辦了第一屆越野比賽。其實就不過是繞著學校附近的社區跑一圈。
每個年級分男、女兩組,各頒六個獎項。
而我那麼恰好,成功擠入三年級女子組的首六名抵答終點之一 (已忘記確實排名)。

後來甄選校隊代表沒有我的份,學校色隊比賽也只有作後補的份。
偶爾學校運動會200米的時候才會有名額讓我填上,後來也沒跑出什麼成績。

人生中最後一次在賽會的跑道上奔馳是小學六年級的4x100米接力賽。隊友在賽前一天在我面前跌了樓梯,扭傷了腳,讓我頂替壓力最大的第三棒。跑道幅度最大的,也是最決定性的一棒。那一天交出傲人的超越兩支色隊的成績後,就不曾再出現在運動賽事。

2007以後,身邊人要是知道了我的健康狀況,最常聽到的一句話就是:那你該多躺著了!

其實醫生也沒說要讓我多躺著。
可是醫生建議了一個讓我多躺著的機會:脊椎融合術。
若手術成功了,我不再可以進行激烈運動。
若手術期間有差錯,換來的是半身不遂,有下半輩子臥床的機會。
至今,醫生沒敢告訴我手術風險的巴仙率。
不管有沒有動手術,我都要面對脊椎和神經線影響四肢的活動機會。

2018年,我因為智慧牙手術進行了肺活量測試,被麻醉師發了紅牌。
根據測試結果,我的身體處於爬三層樓梯級就會喘氣,多做一些體能運動就會呼吸困難。
而我目前為止還沒被身體狀況局限我的跑步活動。

2013年,沒有長跑經驗的我,跑了人生第一場10公里檳威大橋馬拉松。
2016年,忙得24個小時只睡半小時的我,鬥了睡意,堅持意志力,完成了第二場10公里。
2017年,我開始不定期在校園每週最少一跑步(4-5公里)一次。

如果可以跑那就別躺著!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