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1月24日 星期三

部落搬家咯!


2008年,我中二,那时我家刚开始签订网络配套。
我在网络的世界慢慢的探索、慢慢的沉迷。
那年我们疯狂的为Friendster户口换背景、放闪图,
在学海部落认识网友、成立虚拟家族,
在Twitter和Plurk看八卦。 
没有面子书的那些日子,我们都在写部落,除了记事自己的生活点滴,也联系上了各分东西的小学同学。

写着写着,就来到了第十年。

这十年,很多朋友已经停笔。
一个一个按进连接,出现的都是部落已删除的通告。

这十年,部落风气已经商业化。
而我,至今还没在部落这块领取收入。
那些年好不容易在Adverlets收集到的一点点广告点击收成,结果公司倒闭。
后来,换了N公司的广告计划。这2年,N公司的统计出来浏览点击率远远落后在谷歌统计出来浏览点击率。也许是部落的题材偏向个人的生活分享,N公司鲜少在我的部落登广告。
那期间,我也多次尝试申请谷歌公司的广告计划,可是都不了了之。

去年,我又向谷歌提交了申请。
2018年1月8日,邮件箱终于收到了谷歌的批准邮件!
这意味着我有机会从部落和Youtube慢慢收集微薄的广告点击收成。
前提是部落浏览量要高、广告要够吸引大家去点击啊~
Youtube即将实行新条例,恐怕我那收成可能要微薄得不行了~

好吧,莫忘初衷~ 反正我写部落的目的也不是要赚钱。
可是我不介意大家热心免费打赏哦~呵呵

2018年,我大三,现在的我即将步入社会工作。
我开始在网络的世界保护自己、保护隐私。
虽然说决定把生活写上网络分享,就是在自揭隐私。

这十年里,换了三次部落网址,这一次是第四次。
一开始,用可爱、非主流的字眼作网址;
中学毕业了,觉得那网址好稚气,换了全名当网址。
只是这些年发现,谷歌起自己的真名,就像被人肉搜索,早已不存在C档的N年前照片都会被挖掘起来。
我保留着真名的电邮地址作公事用途,把账号里的社交网站户口全都转换成新的电邮地址。
原本用真名写的部落也被转移来到了这里。
我不再用真名写部落,可是我也没有和大伙儿们一样取文艺的笔名。
有想过用叠音字的乳名,可是那自己写乳名、念自己乳名的感觉太亲昵,想着都起鸡皮疙瘩。
单是想个代名词,就折腾了好几个星期。
后来念头一闪,我有个用了四年的小名啊!

我们华人的全名大多数都是由三个音节组成。
友族朋友喜欢用家族姓氏来呼我们。所以一声“Tan”、“Lim”、“Ong”,这些普遍姓氏不懂引来多少人的回首啊~
虽然我的家族姓氏罕见,可是它的英文念法太奇葩,友族朋友念错读音了都不懂自己说了脏话,所以我都不让他们知道我的家族姓氏,省掉闹笑话的戏份。
去掉家族姓氏一个音节,就只剩下名字的两个音节。
比起友族朋友的名字,两个音节应该很好记,可是他们不熟悉中文字,不懂名字的含义,只能死记音节的念法,结果两个音节对他们来说还是很懊恼的。

2011年,我在S餐厅工作时,是由尼泊尔的师傅来为我进行培训。
由于语言上的障碍,我们都只精简的说公事,一见面就是直接入厨房开工,直接省去自我介绍破冰等环节。
后来必须在食材上注明准备食材的员工名字,尼泊尔的师傅才问起我的名字。
跟以往做法一样,我都会省去家族姓氏,直接报上名字。
一般的英语沟通都说不上了,尼泊尔的师傅自然写不出我的名字,我就一个一个字母念给他写。
刚念上“Y-I-...”,我就被师傅打断了。他用他有限的英语告诉我说,这样就好了,不用写太长,知道是谁就好。结果从那天起,我就在S餐厅这样称呼了。
离开S餐厅后,在工艺学院的那三年, 同学们和讲师也是用单音节来呼我。
在身边大多数都是外族朋友的环境下生活的那四年,我的小名“伊”就这样被呼惯了。

部落换了小名,大家也许会不习惯,可能会问说:“伊”到底是谁啊?
那我这部落的新名字就来回答大家:“伊著是伊”啊!
p/s: 这句子要用福建话来念才有那感觉哦!


“ 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;
   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” 
--《诗经 秦风 蒹葭》
“伊”原本就是一个称第三者的代名词,使用中以指女性居多。
所以“伊”就是“她”,“她”就是“伊”。


如果你喜欢我的部落的话,欢迎订阅哦!
只需要把电邮地址填在下方,按“Subscribe”,就可以第一时间收到部落更新的消息啦!
 
Enter your email address:


Delivered by FeedBurner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