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3月11日 星期日

我喜欢现在的自己

忘了什麼時候開始,我一直為身邊的人活著。

這些乖巧、順從、懂事與成熟的背後,
都是企圖對身邊的人表達愛與忠誠,
或者恐懼之間那份愛的連結斷裂消逝。

那些不能表達的想法,往往是與身邊人想法相左的意見;
那些不能表現的情感,常常是身邊人無力承擔的情緒。

凡事都不願見到反對,
凡事都不希望被拒絕。
不能有主見,也不可能叛逆。

--段落取自网络

大學時期的這三年,
我為了自己的生活做了許多大大小小的嘗試與改變,
慢慢的探索如何愛別人之前先愛自己。

因為家境和身體狀況被否定的戲碼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,
對於這種無處哭訴的痛楚,
我曾經把自己深深的陷入深涯,久久無法振作;
現在的我反而更積極去面對:
我無法決定自己出生的家庭,我唯有去改變家境。
我無法改變自己脊椎側彎這回事,我唯有接受它。

这些日子一路走来,我很庆幸自己患上了一些病症。
它让我认知到了这世上有着一群无法接纳瑕疵的人类,
让我懂得,唯有自己才会对自己的身体状态负起责任。

現在的我依然在學習放下對身邊人的執著,
依然在踏足於尋覓自我的路程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